2009年7月17日星期五

赵明福会是最后一个吗?

首先, 无论赵明福先生的死因是什么, 我要为他默哀, 希望他安息, 未完成的事, 就留给世上的凡人去烦吧!

虽然事前认识赵明福先生的人不多, 但赵先生的死, 却触动了很多人的神经。 人民百姓很容易就会堕入角色中。 因为人民很容易就会联想到, 赵明福就是大家, 大家就是赵明福。事情能够发生在赵先生身上, 同样就会发生在我们身上。而且, 这种事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 而更可怕的是, 它绝不会是最后的一次。

人已经离去了, 但事情才刚开始。

我在这个悲愤的时刻, 还执笔写下这篇文章, 是希望大家千万不要失焦。我们不需要回教党的代表为回教徒的官员而道歉。 问题的根源无关种族和宗教。 事情能够发生在反贪局, 也就能够发生在然后一个政府部门。 我们不要把矛头指错了方向。 在赵明福先生这件案件上, 反贪局是责无旁贷, 但我们要保持冷静, 我们要认清问题的症结在那儿。

在真相还未出炉前, 一切的臆测都是枉然的。 但反贪局需要尽快给人民一个解释。

而我所要说的, 不需要等什么真相出炉不出炉。 真相根本就不会出来。你们等的只是一些富丽堂皇的书面解释。 等, 只是政客愚弄人民的手段。 你们问一问自己, 政客叫你们等待出炉的报告, 有那一次是你们认为满意的, 也不尽是一些文字加数字, 一些你们读了等于没读的报告。

问题的症结很简单, 这就是独权政治的祸害。 独权政治就会产生滥权机关。 水源不净, 换一千次水喉也没用。 如果你们不希望这种事情发生在你们或你们亲人身上, 先解决这个问题吧!

5 条评论:

Steve 说...

说的好 ! 要得到不一样的果实,就必须先改变它的根。人民要做的,就是好好利用自己的权力,把这种独裁滥权的机制连根拔起 !

Henry Ho 说...

继续努力!

eben beh 说...

我国五十多年的历史,就只有一个执政的阵线,使到所有政府机关和官员都分不出到底他们的老板是人民,还以为是五十多年来养他们的是这当然的执政党,所以才会发生政府机关和官员只向这个阵线负责,甚至欺压百姓来讨好,为了不让我们和我们的子孙也有可能赴赵明福后尘,我们必须要强而有力的改变现有政治状况,就是两线制,人民要选择!官爷们,人民才是你们的老板,不是那些执政党!
赵明福,你不会白死,你的死将唤起社会民主改革,前扑后续。
赵明福,你好走!!

7 说...

没有依赖的人生
-不论是宗教,神,教父,和尚,老师,长辈, 家长校长站长虾米碗糕肉粽等,科学家或专家学者都无法倚赖。



我们有这么多错综复杂的问题,很不幸的是我们往往会倚赖别人,
譬如专家学者,来解决这些问题。【世界各地的宗教已经提供了各种逃避这些问题的方法,】
此外科学也被视为可以帮助人类解决这些问题的方式之一;
或者教育也能解除这些问题,可是你会发现这些问题不断在增长,
而且变得愈来愈紧迫、复杂,好像永无止境似的。



【在这种觉醒的状态下没有自负与自卑的感觉,】
【大人物与小人物的感觉,也没有受崇敬的上师。】
【所有这些荒谬的东西都没有了,】
【因为这颗心是完全觉醒的,而完全觉醒的心是真正直接又简单的快乐和满足的。】



【你会逐渐发现我们谁也无法倚赖,不论是宗教,神,教父,和尚,老师,长辈,
家长校长站长虾米碗糕肉粽,科学家或专家学者都无法倚赖。这些人并没有解决什么问题,】
因此你必须独自去探索它们;战争、宗教信仰的分歧、
人与人的对立、人性之中的暴力等等,
这一切都在持续地发生;恐惧与痛苦也一直在继续增长。
你可以发现大部份的人一直站在狭小的特定身份者和立场定位界限去评断别人来引起不必要的吵闹。






【你会发现你必须亲自去探索这一切;你也会体认到根本没有所谓的“权威”可以倚赖。】
任何一种形式的“权威”(除了科技上的专业权威之外)都失效了。
人类把这些“权威”视为能带来和平的工具或引领者,
可是因为他们失败了,失去了原有的意义。






你会发现这个世界,在尚未成熟之前已经出现了衰败的迹象;
处处皆是失序、冲突与困惑,还有无法避免的恐惧与痛苦。
这些外在事件必然会迫使人为自己寻找解答;
【可是你必须把过去的一切一笔勾消,重新开始,并且认清没有任何一个外在的权威可以帮助你。】






【没有任何信仰、宗教派别或道德准则可以带来真正的帮助。过往的救主或经典已经失去了重要性。】
人被迫靠自己来进行检视、探索与质疑,这样人心才能变得清明;它不再受制、颠倒或扭曲。







然而我们真能靠自己来发现正确的答桉吗?
我们的心是如此地受制,它真的能获得最终的自由吗?
包括显意识与无意识在内?







克里希那穆提:要从根本改变社会,必须先改变个人意识才可以。
他一直强调自我觉察(觉知)。
他一直指陈"开放"的极度重要,因为"脑里广大的空间有着无可想象的人和宇宙磁场大自然能量"。
这个广大的空间,或许是他创造力的源泉,也是对这麽多人产生了观念冲击带来革新的关键所在。





如果你真的这社会希望完全没有痛苦和冲突,你就必须废除心中所有刻板印象的权威观念。
你的问题就是世界的问题。你的内心就是社会的反映和投射。
-by krishnamurti (克里希那穆提)





有一个了不起的名字,
他超越任何宗教,国籍,种族,理论和教条;
他对抗所有的迷信、怀疑、困惑、腐败、奴性,
那就是克里希那穆提(Jiddu Krishnamurti)。
一位超越时代和时空的灵魂人物。 -爱因斯坦(Albert Einstein)







他告诉我们不必向他学习,只需要观察自己的内心,
别无所求,也不需要模彷任何组织或人。-亨利米勒(henry miller)




许多认识他的人,都感受到他散发出一股神圣而无条件的爱,
那股爱沛然不可御,令人肃然起敬。不过,也有些人只是约略领会到这点。


另外,更有些人觉得备受误解或藐视,而以饱含痛若的矛盾情感回应。
即使亲近他多年的,仍旧参不透他性格中的某些层面。


但是,不论克里希那穆提罩着什麽样的神祕感,
半个多世纪以来,有关他的书籍、录影带和录音带却让世人看到,
克里希那穆提如何热烈地主张,我们所面临的一切问题,
需要人类自己的觉醒意识的彻底转变才得以解决。



关于克里希那穆提
如果你想了解Krishnamurti ,建议你不要带任何成见,
直接用心倾听他到底在说些什么。如果预先以某一派某一论先给予设定,
再以某一派某一论的观点去看待,你将不能看清那穆提这个人的真相,
也就是说,不要给自己先带上有色眼镜看事物。


呵呵……,这道理很粗浅,相信你也知道这个道理,
希望你不仅仅是知道,而是确实明白这个道理。



多少世纪以来,我们被我们所谓的老师、尊长、书本和圣人用汤匙喂大。

我们总是说:“请告诉我,那高原、深山及大地的背后是什么?”

我们总是活在别人口中的世界,活得既肤浅又空虚,因此我们总充其量只是“二手货”的人。

你自己,这个身为人的你究竟是什么?

没有任何人或任何东西可以为你解答这个问题,因此你必须先认识自己。认识自己便是智慧的开端。






时间:我们总认为自己将来会有所改变,事实上,
时间本身并不会带来任何安乐和富足,我们必须在当下这一刻找到和谐。



自在:你必须每天都能死于一切已知的创伤、荣辱和经验的一切,
你才能从已知中解脱,才会变得清新、纯粹而有力。



快感:所谓“活在当下”,就是在刹那间领会生活中的美和喜悦,
而不眷恋它所带来的快感。真正的喜悦取缔快感。
--


克里希那穆提很快就成为坚强无畏、难以归类的导师。
他的言论和着作无法归属于哪一种宗教,既非东方也非西方,而是属于全世界。



一九二九年的八月三日,克氏宣佈解散专为他设立的“世界明
星社”,退还所有信徒的捐款,他发誓即使一无所有也不成立任何
组织。因为真理不在任何人为组织中,而纯属个人了悟,一旦落
入组织,人心就开始僵化、定形、软弱、残缺。他的另一项惊人
宣佈是,他否定了所有过去的通灵经验,认为一切心灵现象都是
人类接受传统暗示和过去习性的策动而投射的念相。



从此,这位被选为“世界导师”的克里希那穆提,才真正开始光华四射。
一九三九年二次大战爆发,面对世界的动乱、人类的自相残杀,
克氏感到刺骨的哀伤以及更为超然冷静的深思,他开始探索真正
的教诲,要用最简单而直接的语言带领人们进入那种不可思议的
境界。




这位慈悲与智慧化身的人类导师,穷其一生企图带领人们进入
他所达到的境界,直到九十岁去世前都还在不停奔波。一九八六
年二月十六日晚九点整,克里希那穆提不可思议的一生结束了。
他留下来的六十册以上的着作,全是从空性流露的演讲集和讲话
集,目前已经译成了47 种语言出版。在欧美、印度及澳洲也都有
推动他志业的基金会和学校。他们一直强调克氏教诲的重点:人
人皆有能力靠自己进入自由的了悟领域,而所谓的真相、真理或
道,都指向同一境界。



克里希那穆提,这位被誉为历史上旅行次数最多,晤面人数最
多的世界导师,不喜欢被人们称为“大师”。他虽然备受近代欧美
知识份子的尊崇,然而真正体悟他的人,至今寥寥无几。



引言
我们配做父母吗?想想我们曾经受过的教育,想想我们是如何
一天天变得平庸的。如果教育只是像用模具来塑造各种标准样式
的人,教导人们去寻求安全感,成为重要人物,或是早日过上舒
服日子,那麽,教育只有助长了这个世界的不幸与毁灭;如果教
育只是一个职业,一项赚钱的方法而已,那麽老师怎麽会用爱心
去帮助每一个学生,让他们对自己和这个世界充满好奇?

Henry Ho 说...

谢谢您的留言.

克里希那穆提的话, 说得没错. 就正如佛陀, 耶稣, 奥修, 老子, 苏格拉底等一样, 他们都是觉悟的.

唯一我们要注意的就是, 不要捉住他们的手指而看不见月亮.

共勉之!